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張定邊生平趣談轉

歷史總是由勝利者來書寫的,只要在造反大獎賽中獲得冠軍,獎品之一就是可以對歷史進行藝術加工,比如劉邦明明是個農民,硬敢說自己是人和龍的雜交品種(《史記高祖本紀》),看來吹牛真的不需要上稅啊!同樣的原因,被歷史濃墨重彩大書特寫的也往往是勝利者和他的打手嘍羅舅子老表們,如果和勝利者關系不好甚至很不幸地站到了人家的對立面,那么對不起,您只能淹死在浩瀚的史海中。
  元朝末年是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安徽民工朱元璋經過艱苦奮斗,成功地從一大群地痞流氓、車匪路霸、私鹽販子中脫穎而出,榮獲“誰是皇帝”大型選秀PK賽冠軍,成立了自己的獨資私營企業大明王朝有限公司。朱先生自然名垂青史,他的鐵桿粉絲如徐達、常遇春、李善長們也跟著過足了明星癮,而曾經統治整個長江上游、擁有當時中國最強大艦隊的漢王陳友諒和他的將領們,則被后人扔進了歷史的廢紙堆,盡管他們離冠軍只有一步之遙,盡管他們都是那個時代的風云人物,盡管他們都有值得載入史冊的故事。
  所以我認為,張定邊的名字是不應該被遺忘的。
  張定邊,生于公元1318年,湖北沔陽(今仙桃)人,漁民出生。他是陳友諒從小玩到大的伙伴,也是結拜兄弟,陳友諒一生暴虐多疑,唯獨對此人極為信任。史料記載,張定邊身材魁梧,瀟灑英俊,急公好義,文武雙全,不但“精武功、通兵法”,而且“知天文、識地理、通醫術、善謀略”,甚至還懂得算卦,是元末所有武將中唯一的全能選手,也是當時天下無出其右的第一猛將。素有“不仁、不義、不智”美譽的陳老大之所以能夠順風順水地在江湖上混那么多年、差點取代朱元璋坐了天下,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他有張定邊。
  無論用什么標準來衡量,陳友諒都無愧于人渣的稱號,和他一起從事造反工作的老板(徐壽輝)、領導(倪文俊)、同事(趙普勝)統統被這位仁兄干掉了;但同時他又擁有很多可愛的性格特征,驕狂、霸道、任性,并且非常喜歡上當受騙。我把史料中關于他的記載讀了幾遍,始終想不通一個問題:如此專業的送死高手怎么就能跟天才的造反專家朱元璋斗得如此難解難分?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陳先生的傾情參與和全力配合,朱元璋同學的造反事業無疑會寂寞很多,這段歷史也會失去很多賣點。
  元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陳友諒進攻朱元璋的老巢應天(今南京),本來已經拿下了戰略要地太平,張定邊還一箭射死了朱元璋的結義兄弟、與徐達和常遇春齊名的大將花云,但陳老大偏偏在這個時候堅定地發揮了喜歡上當的特長,非常誠懇地相信了前來詐降的雙面間諜康茂才。張定邊看出有鬼,力勸老陳不要上當,甚至下跪相求,幾十萬大軍還是跟著老陳歡天喜地地走進了朱元璋的埋伏圈,兩萬多人被殺,七千多人被俘,還友情贈送老朱好幾百艘戰船。這一仗下來,陳老大輸得差點當了褲子,眼看人頭就要落地,又是張定邊玩命殺出一條血路,用小船從河汊救走了他老人家,平安回到武昌老窩。
  勢力最大的兩個幫派終于迎來了決戰,至正二十三年(公元1363年)七月二十一日,鄱陽湖大戰正式拉開帷幕,一號選手老朱帶了20萬人(實數),二號選手老陳帶了60萬人(有炒作嫌疑),近千艘戰船擺開陣勢PK,輸贏就看這一把。第一天戰斗下來,雙方陷入僵持階段,張定邊出場了。他沒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帶著三艘戰船從本方陣中駛出,老陳以為他是出去巡邏的,老朱以為他是出來望風的,都沒怎么在意,誰知三條船全速沖進了朱元璋的水軍陣中,目標直指老朱所在的旗艦。毫無防備的朱家軍被撕開了一條口子,張定邊大搖大擺地殺進了中軍,被驚呆了的對手這才反應過來:老小子想要朱老大的命!
  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此NB而又頗具技術含量的壯舉,印象中似乎只有趙子龍干過,張定邊演了續集。老朱的小弟們從巨大的震撼中回過神來,30多艘戰艦把他團團圍住,這下你小子沒戲了吧?但更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事情還在后面,孤軍深入的張定邊簡直成了戰神的化身,親自持劍站在船頭督戰,威風凜凜,見誰砍誰,深受感染的下屬跟著領導拼死奮戰,居然又從包圍圈中殺了出來,硬是把朱元璋的水軍沖成了兩半。渾身是血的張定邊不但沒事,還在百忙之中抽空斬殺韓成、陳兆先、宋貴等多員敵將,直奔朱元璋而來。本來還想看熱鬧的老朱也慌了神,連忙下令躲避,誰知水手轉舵太急,船擱淺了。鄱陽湖上頓時出現了千年難得一見的奇觀,幾十萬人目送刀槍不入的張神仙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去拿老朱的人頭,其中包括老朱的眾多小弟以及老朱本人。
  也是老朱命不該絕,他沒有學1000多年前的曹操那么白癡下令不準放箭,所以張定邊注定演不了趙子龍。不遠處就是常遇春的戰船,眼看老板即將享受點殺待遇,這位射擊冠軍不慌不忙地張弓搭箭,問手下負責望的士兵,哪個王八蛋是張定邊?
  手下剛剛一指,常遇春的箭就射了出去,“正中面門”。張神仙居然沒死,不過也沒法繼續玩命了,指揮戰船退出敵陣,偌大的朱家軍竟無人阻攔,集體目送張神仙退場。終于還是有人忍不住了,窩了一肚子火的朱將廖永忠率部追擊,“萬箭齊發”,張神仙活生生被射成了刺猬,身中一百多箭注意,這是正史上的記載在那個沒有鋼盔和防彈背心的年代,張神仙實在有資格去當神仙,因為,他還是沒事!
  勇冠三軍,還刀槍不入,張定邊,你太有才了!
  大難不死的張神仙來不及慶幸,陳友諒的間歇性弱智就發作了。眼看這么折騰下去占不到便宜,老陳于是決定虛心向古人學習。本來這是件好事,但陳先生的任性導致他選錯了對象,老朱沒學曹操,他就偏要學曹操;其實學曹操也不是什么壞事,問題在于他學的偏偏是赤壁之戰時的曹操,這位活寶用鐵索把戰船連起來了!老朱估計也是讀過《三國演義》的,積極配合老陳把戲演下去,東北風乍起,火燒連環船,老陳的無敵艦隊全軍覆沒,老朱又非常熱情地贈送總攻服務。一場惡戰從清晨打到傍晚,陳友諒眾叛親離,走投無路,在突圍時被朱將郭英一箭爆頭,“自左睛入,貫后腦出”,一代梟雄,當場隕命。
  張定邊的故事卻遠沒有結束。他盡到了自己的責任,搶回了陳友諒的尸體,帶著老陳的老婆、小兒子陳理和僅剩的一萬多人突出重圍,回到武昌。次年二月,朱元璋親率大軍兵臨城下,張定邊為保全部屬不得已投降,但他還是把當年結拜時的諾言保持到了最后,拒絕為朱元璋效命,而是在泉南靈源山當了和尚。張定邊的武功、謀略、膽識和人品得到了對手的尊重,就連畢業于造反大學有仇必報系斬草除根專業的高才生朱元璋,也極其罕見地沒有為難這個差點要了自己老命的對手,任憑頭號戰犯去干了自己曾經干過的工作。遁入空門的張定邊潛心求佛,法號無暇,自號沐講禪師,帶領舊屬僧侶先后墾殖禪田50多畝,居然能夠自給自足。看到貧苦農民生病缺醫少藥,他又采山中甘草用姑師井水泡制藥茶,廣施萬民,不求圖報,善名遠揚。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古來幾人?張定邊做到了。
  老張和尚一口氣活到了永樂十五年(公元1417年),足足100歲,朱元璋死后他還活了20年。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丁巳十月廿三凌晨,張老頭在山上晨練時突遇猛虎,花甲之年的他不但沒被老虎吃了,反而一禪杖打斷了老虎的前胯!這個時候,一代名將常遇春已經死了8年,而在之后的18年里,大明王朝最聰明(李善長、劉基)、最老辣(徐達、傅友德)、最彪悍(藍玉、馮勝)的開國功臣都死在了老朱手里。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當最心狠手辣的朱元璋去世的時候,曾經在中國大地上叱詫風云的一代天驕均已作古,只有最勇猛忠義的無暇和尚活到了最后。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張定邊,你寂不寂寞?
  很遺憾的是,后世的史書中對這位牛人的記載實在太少,沒辦法,歷史是老朱家寫的,而張定邊的傳奇事跡又實在太過招搖。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像我這樣為一個悲情英雄感懷,但我很愿意為500多年前的張定邊作一首七律,為他的膽略,為他的勇猛,更為他值得尊敬的忠義和人品他跟錯了老板,他選擇了退隱,但這些都不應該成為他被遺忘的理由:
  千里鄱陽染朱帆,萬軍陣中猛將還。
  人道太祖曾伏虎,天下誰憶張定邊?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